首页>> > 语文是门好生意?英语成就新东方,数学成就学而思,它押注大语文

语文是门好生意?英语成就新东方,数学成就学而思,它押注大语文

2019-10-24 09:17:13

温华雨

编辑廖莹

在语言、数学和外语这三大学科中,语文教师有“苦主”的意识:不仅教学难,而且收入少;教汉语需要带着感情“忍耐”。

但是现在大中华已经成为一条黄金轨道,新东方、薛尔士、高思和卓越等巨人相继出现。公司李陈思甚至想建立一个以大语言为支点,能与新东方和雪尔思相抗衡的公司。

从单纯的信息安全业务开始,到发展教育信息化和教育培训业务,再到树立“大语言”的招牌,李晨一次又一次地通过了“试错”,以外行的身份步入教育行业,不愿再离开。

李陈思的资本故事是一个罕见的突破,看起来像是一个大赌徒的赌注。

英语创造了新东方,数学创造了学习和思考,大中华能创造思考吗?

01

转身三次“撞”出大语言

每次李臣转身,它都有一个“必要性”和一个“便利性”的选择。

立臣成立于1999年,最初是一家信息安全管理企业,并以此身份于2009年在创业板上市,成为创业板第一家上市企业。有了这样的荣耀,李臣起初做得非常好,净利润增长超过20%。

然而,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。2012年,立信遭遇严冬,收入同比下降3.39%,净利润下降37.99%,略高于5000万英镑。

增长缓慢,“酷”似乎只是时间问题。据悉,渴望生存的李陈思很快与何军咨询公司(He Jun Consulting)进行了亲切的会面,何军咨询公司为他指明了教育方向。当时,正是教育信息化快速发展的时期。

2014年和2015年,出现了一波并购浪潮。当时,教育信息产业的发展前景极其暗淡。即使从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角度来看,上市公司的合并及收购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里什琴没有错过这个机会。明特zhaoyang、江南市南、谷神星网络、康邦科技……都被日臻俘获。

“我们研究了立臣的转型过程,认为2014年收购明特昭扬才是真正的开始。”研究李臣的分析师小霞告诉市场,这种判断的标准是收购公司业绩对李臣业绩的贡献。

依靠收购目标的资产贡献,立臣的经营业绩开始改善。2014年和2015年,收入分别为8.47亿英镑和10.23亿英镑。净利润分别为1.13亿英镑和1.33亿英镑。特别是,2014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率超过60%。

如果它继续上升,今天的Rischen可能会成为一家教育信息公司。小霞认为,这一业务与原始业务具有相对较高的接受度和协同作用。但是这个行业没有固定数量的变化。

“2016年后,教育信息化将开始被篡改,增长率将放缓。他们不再拥有最初想象的爆炸性或价值提升空间。”教育分析师李超表示,这也是李陈思第二次转向的起点。

由于李晨想发展教育,k12(小学到高中)市场必须进入。小霞认为,李陈思“收购了一百岁的优秀人才,希望借高考改革的机会,并在考虑中国留学市场份额的基础上收购了360名留学人员”。此外,还有另一个“不符合像“大语言”这样的好概念”的原因。

这一声明与李超不谋而合。在他看来,李臣2016年后的一系列并购就像是反复试验,“也许他们不知道是哪一个在做,所以在确保大方向的前提下,他们会尝试犯错和调整,然后找到一个好的行业进行转型和深化。”这个机会来自2018年与中国人的接触。这也为李臣目前的发展趋势奠定了基础。

“大语言”的概念起源于上个世纪,但真正的“肉眼可见”之火将在2018年爆发。未来的语文领袖信都恰好是大语文课程体系的创始人。

02

“斗神”和“斗神”

信都是教育培训行业的名人,也是一个“非常能干”的人。

信都出生在一个文学和历史的家庭,2008年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系毕业后加入了巨人队。此后不久,他离开了巨人,并于2010年与其他人一起创立了高斯教育。然后他回到巨人身边跑掉了。并在2015年开创了中国的未来。

语文课程体系的创始人信都

尽管他接受了新工作很多次,但他一直在生产大型中国产品。也就是说,无论是高斯的四川语、四儿的大语言(薛四儿投资了中文的未来)还是优秀的大语言(双方都合作过),市场上所有著名的大语言产品都与信都有关,或者课程产品体系或多或少是信都研究成果的影子。

信都的苦难甚至与中国人的地位密切相关。

"以前,与数学和英语相比,汉语处于弱势地位."教育行业从业者王冕对城市社区表示,“就网上学校的学习和思考而言,他们作为中文教师的地位和话语权低于公司其他两个学科。”

信都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,他离开高斯是因为他领导的语言团队在公司的整体业务中是被动的,“许多规则必须遵循数学。”这种感觉笼罩着他,所以信都甚至不打算与李陈思合作,直到他看到大的语言出口。

“伟大的中国人吸引了很多注意力。一方面,这与国家政策有关,如中国高考改革涉及的科目比例。从行业的角度来看,这条赛道在过去没有受到太多关注,所以这个行业有很大的空间和机会。还有一个事实是,随着消费的增加,父母不仅关注他们的成就,而且开始关心他们孩子的成就。”龙门的创始人黄魏翔告诉城市社区。

在政策和需求的双重影响下,大中国人成了“宠儿”,这一轨道还有很大的空间。用在口才语言素养教育方面做得很好的吴语学校创始人鲁人的话说,“目前,主要的语言教育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,还有更多的二线、三线、四线城市有待发展。”需求肯定会继续激增。

信都当然不想错过这波浪潮。他决定进入资本市场,以便将业务扩展到全国。公告显示,2018年2月,李臣以4.81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中国未来51%的股份。随后,在7月和11月,日晨先后收购了中国未来10%和39%的股份。从那以后,中国人在未来成为日盛的全资子公司。

相应地,信都还对2019-2021年中国未来净利润分别做出了不低于1.3亿元、1.69亿元和2.1亿元的业绩承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次收购事件中,陈立世利用股权关系来约束信都。根据公告,信都获得的股权转让资金的60%将在扣除相关税费后以李臣股份的形式出现,要求信都承诺在相应期限内不采取任何方式减持股份。

信都借此机会成为李臣的总裁和第二大股东。

就在今年9月,陈立世召开新闻发布会,将陈立世的主要语言更名为“斗神”和“斗神”。10月份,李臣宣布计划以5.1亿元出售与信息安全业务相关的6家子公司的股份。迟彦明也承诺他的股权,并表示这笔钱可以用来支持中国队。

自此,李陈思实现了从资产到领导、从内到外的创新。李陈思、信都和华达已经成为“你拥有我,我拥有你”的存在。

这场磨难值得吗?换句话说,这种状态能持续多久?

03

它能与新东方和美好的未来相媲美吗?

事实上,李臣的现状并不乐观,这与其长期大规模收购有关。据田燕统计,李臣进行了26次海外投资并购,涉及金额超过50亿元,商誉超过30亿元。

2017年,受合并后公司业绩变化的影响,公司净利润仅为2亿元,同比下降27%以上。2018年,收入同比下降9.66%,净亏损13.9亿元,同比下降700%以上。2018年,公司资产减值达到13.6亿元。

证券分析师张远表示,尽管这与国家2018年颁布的会计准则有关,即“上市公司需要每年摊销和减值收购一家公司产生的商誉”。为了不影响净利润,李臣会对商誉进行减值,但“根本原因是被收购公司的业务薄弱,否则为什么会减值?”

在这种背景下,李琛能在多大程度上转变为纯粹的教育?市场已经要求李陈思确认,但对方表示暂时不会回应。业内人士对此有不同的看法。

小霞发表了这样一个声明:“与其说李臣转变为纯粹的教育,不如说是将来中国人与李臣一起上市。”他解释说,虽然中文不会对公司的收入产生很大影响,但它对净利润的贡献将很大,并将继续深化。

截至今年6月30日,李臣的收入为9.03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16.11万元。报告期内,中国主要企业现金收入2.3亿元,同比增长98.12%。确认收入1.4亿元,同比增长142.04%。

“此外,教育行业相当特殊,需要专门人员来专门从事。这需要人才库将权力下放给信都。”小霞补充说,从现在开始,迟彦明和信都相处得相对融洽,立信剥离原有业务资产并实现彻底转型并不难。

“志宗(Rishchen的创始人)更有教育感,想让Rishchen成为一家可以和新东方pk竞争的公司。此外,他性格狂野,所以你可以看到他愿意将权力下放给被收购的公司。”知情人士告诉市场。

信都希望通过Rischen将中国的大产品传播到全国,“所以我认为未来该池的总份额将减少到10%左右,信都可能会继续增持”。

与许多从内部做大生意的公司相比,收购公司和母公司之间经常有一些分歧。例如,文化长城和玉器教育从婚姻走向战争。王冕说,鉴于信都以前的“离家出走”经历,让他安定下来似乎并不容易。

"我认为双方都将处于蜜月期,至少是在赌博期间."李超评论道。根据赌博协议,信都承诺自移交之日起继续以中文工作8年,其他核心管理人员自移交之日起继续工作6年。"那之后的情况不是很确定。"

他解释说,双方或多或少会有利益冲突,但至少目前,主要语言正处于蓬勃发展时期,这可以给公司带来业绩增长。业务发展还没有达到瓶颈,“所以我经常告诉别人,没有五六年是看不到的”。

此外,从发展逻辑的角度来看,与数学和英语相比,汉语仍然存在量化困难、效果难以看到、扩展困难等问题。随着信都被绑在中国“李时珍”品牌的大船上,它能走多远,它会向哪个方向前进,也许只有大海和风浪知道。

(应受访者的要求,文章中出现的小霞、李超、王冕、张远和其他人都使用了假名。)

热门新闻